沙坪坝信息港

当前位置:

崇祯:重征天下 第三十六章 赌棋

2020/02/15 来源:沙坪坝信息港

导读

崇祯:重征天下 第三十六章 赌棋天启三年冬,东林党终于孤注一掷,向阉党发起大规模攻击.一时间,弹劾奏章铺天盖地涌向紫禁城,将专门处理奏

崇祯:重征天下 第三十六章 赌棋

天启三年冬,东林党终于孤注一掷,向阉党发起大规模攻击.一时间,弹劾奏章铺天盖地涌向紫禁城,将专门处理奏章的司礼监塞得满满当当.

这些奏章有的是一人写就,有的是两人,甚至三人共同签署.而弹劾阉党首领,东厂太监魏忠贤的奏章,竟是东林党七十余人联名拜发,声势十分骇人.

而且东林党的打击范围非常之大,阉党的骨干分子几乎无一幸免.魏忠贤自不必言,而他手下的文臣"五虎":工部尚书兼左都御史崔呈秀,太仆寺少卿吴淳夫,兵部尚书田吉,太常寺卿倪文焕,左副都御史李夔龙;以及武将"五彪":左都督,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许显纯,锦衣卫指挥崔应元,东厂理刑官孙云鹤,锦衣卫佥事杨衰,也无一不遭到东林党人的围攻.

阉党也绝非善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可没有这种高尚情.当日管宁夜入东厂之时,魏忠贤聚众商议的大事,正是如何反击东林党,因为那时杨涟已经率先上书参劾魏忠贤.

眼见东林党撕破了脸皮,阉党成员也闻风而动."五虎","五彪"自不待言,魏忠贤党羽甚众

,还有"十狗","十孩儿","四十孙",此时也纷纷上书参劾东林党人.

而党附阉党的齐党,浙党,楚党也不甘寂寞.从万历年间开始,这几党就与东林党斗得不可开交,互有胜负.自从天启登基,东林党人因有拥立之功而得势,齐楚浙党可谓是一败涂地.他们在此次京察中被罢官者多,是真正的受害者,因而对东林党的怨气也.

一时之间,两大阵营隔空对骂,朝堂之上乌烟瘴气,一地鸡毛.

但是,天启迟迟不发话,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一时间陷入僵局.

外面打乱了套,紫禁城内却秩序井然,一如平常.这几天天启没有召见朱由检,朱由检也终于松了口气,能在文华殿安安稳稳地过几天属于自己的xiǎo日子.

自从林佑坤奉旨护卫文华殿,他倒是极为尽忠职守,在朱由检身边几乎形影不离.而管宁虽然恨透了林佑坤,表面上却还不得不装出一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样子.

因此这几日,文华殿倒也风平浪静,一diǎn也感受不到宫外那山雨欲来的压抑气氛.

趁闲着没事,朱由检也终于督促着管宁,把属于自己的银子从武成阁搬了过来.此后的整整一天,朱由检啥也没干,就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存放银子的房间里,数钱!

这一数,还真数出diǎn问题来.自己穿越之前的银子,少了就少了吧,谁让前任太败家,只顾着搜集黄色图片了.但是穿越之后,朱由检清清楚楚地记得,天启可是一次性就赏给自己黄金千两,白银十万两.

可如今数来数去,黄金是一两也不少,但白银却只有五万两,直接给打了个五折.

问过管宁,这货才知道:原来皇帝给宗室和勋臣的赏赐,依例要从户部银库和内帑中各出一半.这内帑中的黄金千两,白银五万两是足额发放了,户部却连一钱银子都没给.

而且,人家还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没钱!

管宁为了气气朱由检,还惟妙惟肖地学起了户部的办事官员的原话:"请公公回禀宁王殿下,户部一年岁入只有三百余万两白银,仅辽东边事一项开支,就需要二百余万两.剩下区区几十万两银子,还得发放官员俸禄,支付各地卫所军饷,赈济灾民,修葺河工,应付外邦朝贡等等,根本就是捉襟见肘.不瞒公公,户部现在尚欠着前年的地方官员俸禄没发呢!辽东军饷又绝不能动,我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还请宁王殿下宽限些时日,待户部手头宽松,还清旧欠之后,再将赏银送去文华殿吧."

朱由检一听就知道没戏了.从来欠账都只能越欠越多,明朝又到了这般光景,还指着户部能扭亏为盈?拉倒吧,只当没这回子事,也就算了!

不过数了几天钱之后,朱由检也觉得无聊了.因为他其实并不喜欢钱,而只是喜欢花钱.就算是金山银山放在这里,不能花,那自己不就相当于一个银行金库的库管员么?

更为郁闷的是,明明身边美女如云,却只能看,不能摸!蕊儿对朱由检看得甚紧,生怕他一时把持不住而导致毒发身亡,都不让任何宫女伺候朱由检,更不要説梅兰竹菊四姐妹了.就连尚未成年的伊伊,蕊儿也让她躲得远远的,谨防朱由检兽性大发.

在前世,一个男人一辈子的追求也不过两样:金钱和女人.现在朱由检同志这两样貌似都有了,但却又都如同镜花水月,画饼充饥.这一天天地耗着,有个啥劲?

这一日管宁见朱由检又伏在案上长吁短叹,赶紧上前讨好地道:"王爷,可是觉得烦闷了?"

朱由检此时倒觉得管宁是自己的知音了,忙diǎndiǎn头道:"没错!"

管宁笑道:"要不,奴才去给王爷弄几只金丝雀来?那东西叫得倒是好听得很!"

朱由检本来满心期待,一听此言却又泄了气.这玩意有啥意思?提笼架鸟,那是八旗子弟闲着没事干的一大爱好,但是哥可不好.[,!]这一口.再者説了,睹物思人,自己和那金丝雀不也同病相怜,都是身处樊笼,不能得脱么?

见朱由检没兴趣,管宁又试探着问道:"要不,奴才陪着王爷掷骰子赌钱?"

朱由检眼前一亮.对啊,哥可是麻将高手,过去总没时间痛痛快快玩一场,现在可好,只剩下时间了.别管那么多,大战三百回合再説!

可仔细一问,朱由检却傻了眼.原来在明末,中国的头号国粹麻将牌还没有发明出来,这时候的打骰子,可就是单纯的打diǎn比大xiǎo,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

而风行宫中的马吊牌,也就是前世的牌九,自己又不怎么擅长.

管宁连説了好几种游戏,朱由检都是大眼瞪xiǎo眼,连听説都没听説过.

管宁也被整得有diǎn发急,心想这王爷也太笨了,怎么啥也不会呢!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问道:"王爷可会下围棋?"

"会啊!"朱由检终于打起了精神.

遥想前世,尤俭同学可是常在弈城围棋上混日子.他下棋是野路子,从来也没认真地学过,但时间长了,也混了个业余三段.虽然他在下可能连个学围棋的xiǎo孩也下不过,但是杀杀那些和自己一样的纯爱好者,他还是很有心得的.

而且他的乐趣,就是砍韩国人和日本人.要知道弈城是个世界性的围棋平台,大陆,台湾,韩国,日本,甚至欧美的围棋爱好者,都可以直接在上对弈.

尤俭从xiǎo学迷上围棋,一直到上大学,在弈城上至少也下了几千盘.虽然一直也没什么长进,但是每次赢个韩国人或者日本人,他总能得意一阵子,仿佛自己也是参加三国围棋擂台赛的中国选手,也能为国增光一样.

见管宁这个死太监居然也会下围棋,朱由检不由得产生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之感.既然没别的娱乐方式,那就下几盘吧!

管宁见朱由检要下围棋,忙命xiǎo太监将棋盘棋子取来.朱由检仔细看时,见那白子温润如玉,柔而不透,微微带着diǎn翠绿之色;黑子却是漆黑润泽,周边有一圈宝蓝色的光彩.再看那棋盘,竟也是以黄花梨木制成,纹理清晰,还透着一丝原木的清香.

管宁见朱由检看得仔细,忙赔笑道:"王爷,这是棋中,云子."

朱由检倒吸一口冷气.想那云子,自己在前世只从电视上见过,一副棋子,动辄几万大洋.再想想自己家中原来那副破塑料棋子,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刚要在棋盘前就座,朱由检心中一动,暗想不知这管宁棋艺如何.万一自己这两下子跟人家相差甚远,丢人倒是xiǎo事,赌输了银子可就不甚理想了.

他扭头一看,见林佑坤也兴致勃勃地凑了上来,灵机一动,问道:"林千户,你会下围棋否?"

林佑坤不好意思地笑道:"启禀殿下,微臣倒也会下几手.但棋艺拙劣,在殿下面前却是不敢献丑."

朱由检忙道:"别客气别客气,来来来,林千户和管公公先杀一局,本王在一旁观战,嘿嘿嘿嘿."

其实他心里早有盘算:如果这两个人水平都不怎么样,那就好説了.万一有一个是高手,那自己就捡那个软柿子捏.反正在前世也早就养成这习惯了,见了高手赶紧闪,见了面瓜赶紧上.

别人下棋都是找高手,朱由检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这也是他长不了棋的主要原因.

管宁见有机会在棋盘上报复林佑坤,心中暗自得意,奸笑道:"林千户,咱们玩多大的呢?一千两银子一局,可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