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坪坝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智能家居小米做净化器背后的那些事儿

2019/08/15 来源:沙坪坝信息港

导读

12月9日下午1: 0,北京的雾霾没有散去,因为是阴天,正午的城市却让人有种黄昏将至的错觉。雾霾下的北京,有两家互联公司同一天宣布要做点

  12月9日下午1: 0,北京的雾霾没有散去,因为是阴天,正午的城市却让人有种黄昏将至的错觉。

  雾霾下的北京,有两家互联公司同一天宣布要做点和空气净化有关的事儿,一个是在北京某医院病房的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宣布要做智能电动汽车,另一个是推出空气净化器的小米。

  外界还对乌镇的世界互联大会上,马云对雷军浇的那盆凉水记忆犹新, 空气是不行的,水是不行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

  在雾霾笼罩中的小米总参大楼里, 等风来 的雷军用一款售价899元的小米空气净化器,给了马云答案。

  在会上,雷军吐槽了现在空气净化器多如牛毛但千篇一律,空气净化器净化能力弱,滤更换麻烦,炒作噱头太多 本打算找一家空气净化器厂商直接投资的雷军放弃,转而选择选择自己投资团队制作。

  小米找到的是北方工业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苏峻博士,成立智米科技,操刀小米空气净化器,智米的创业团队还包括前日本Balmuda巴慕达研发总监大本雄也。

  但在找到了合适的团队之后,小米制造空气净化器的过程中,挑战也不小。

  一位接近该团队的人士给我讲了讲小米做空气净化器的幕后故事。

  事实上,在苏峻带领团队寻找小米净化器制造商的过程中,如何找到质的制造资源合作,小米 碰壁 不少。

  今年时,苏峻和小米生态链资源开发总监余安兵曾辗转找到一家业内的制造工厂,但找上门谈合作之后,当这家工厂的总经理一听对方说来自小米,直接叫工厂保安把苏峻和余安兵 赶出去了 。

  苏峻脸皮薄,想着既然都被赶出来了那就再找别家试试,但余安斌很坚持要留下来,两个人像调查蹲点儿一样,在门口一直守着,直到等到这家工厂的董事长从门口经过,被余安兵一把拉住。小米通过这样的方法慢慢得到对方信任,后来这家工厂承担了小米空气净化器一部分制造工作。

  那家工厂虽然很,但从来不接中国公司的订单,没有和中国人做过生意,再加上不太信任小米做白电这件事白,小米像这种事情碰到不少。 上述人士对我说, 特别在上游制造环节,真不是和对方一说我们是小米,就各种资源都能拿来直接用了。

  他称,现在小米做空气净化器面临双重压力, 一方面,上游制造好的工厂不愁生意,另一方面下游用户 黑 小米成了主流,双重压力下小米净化器能够做到现在的品质,和供应商之间有不少类似的 血泪史 。

  终,这款小米空气净化器终于做出来了,成为了小米生态拼图的一部分。

  但问题又来了。按照小米的商业模式,在追求用户体验同时,并不打算靠硬件来赚钱,初期以接近成本的价格销售,未来通过规模化摊薄成本,以及通过增值服务赚钱。但对于看上去 很传统 的空气净化器而言,在以接近成本销售之后,很难像小米、电视那样通过游戏、内容收费会员等增值服务盈利,接下来怎么赚钱?

2018年南宁汽车出行种子轮企业
2007年金华Pre-B轮企业
农村市场阿里的农村代理人VS京东的乡村推广员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