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跟华为学吹牛的正确姿势

2019-03-06 19:42:45

余承东是个吹牛的能手。

在刚刚发布了年度重要的旗舰产品MATE8后,他说MATE8的销量预期是1000万,并宣称两年内要份额超过三星,高端战胜苹果。

我们通过几个数字看看华为和苹果以及三星之间的差距

从出货量看,分析师预计2015财年苹果iPhone的销量约为1.94亿部,而且基本集中在5000元以上的高端市场;2015年,华为全年全部智能机发货也才1亿部;三星数年前的Galaxy S全球出货量就超过5000万部。

从收入看,华为消费者业务2014年销售收入122亿美元,苹果2015年季度净利润为180亿美元,华为消费者BG去年全年收入是苹果今年一季度净利润的2/3。而三星电子2014年的营收为1850亿美元,营业利润为224.5亿美元。

从市场份额上看,在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三星全球市场份额24.6%,苹果13.7%,华为8.4%。

这不是余承东次做类似的表态,从P6开始,单款1000万台已经是他雷打不动的销量预期,赶超三星苹果也是时时提及。

常有好事者问,为啥华为能出个余承东?

因为看起来此人与华为整体气质实在相差甚远。

毫无疑问,华为是国内调的公司。任正非长年基本都少见媒体,也从未出席过任何国内论坛会议,大部分时候外界是通过任正非讲话来了解这家公司的。

但余承东却不同。自从2010年开始出任华为消费者BG CEO以来,他行事高调,屡有惊人之语,在华为内外掀起轩然大波。

因此种种,

跟华为学吹牛的正确姿势

管理层总会对消费者BG有各种负面评价,认为余承东好大喜功等等,甚或余承东还因此曾经历过被“禁言”风波,也出现过被“下课”的危机。余承东自陈:遇到的种种阻力也曾让他想停下来。

这些当然都会反馈到任正非那里。

任正非说过一句:你抗拒什么,什么就会扩大。对于这家由传统B2B业务起家,和当下B2C的新业务要产生的种种尖锐冲突,他大概早有预料,所以他选了敢打敢拼、风格激进的拼命三郎式的余承东,即使余是他在高级管理层中批评多的人之一。在内部会议上,任正非偶尔也会开玩笑批评:华为会吹牛的就是余承东。

但是对于华为内部种种对于消费者BG以及余承东的非议,任正非表现出极强的包容力。对此,任正非提纲挈领的说过一句:允许异见,就是战略储备。我对自己的批判远比我自己的决定要多。

任正非并不反对余承东的大话和牛皮,但是他不允许余承东方向迷失

任正非对于消费者BG流传广的一次批评,是不要盲目对标三星、小米,是“一台赚30块钱,说不上高科技”。说到底,任正非对于消费者业务的危机感在于,他认为华为应该认清“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种本质问题,要找到华为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

余承东大话说了很多,但接下来他却无比清晰和深刻的解释了华为的危险:MATE7的热销除了华为的积累,更多是市场偶然因素促成。所以作为下一代产品的MATE8,必须要借着MATE7的东风,一鼓作气,再下一城。所以即使借助麒麟950芯片实现了性能的更高一步突破,但却定了一个相当有诚意且保守的价格。

他再提到1000万的销量预期时,不再像之前那样漫不经心,而是接着很认真的补充说,这主要还依赖于线下渠道的继续完善,在一二线城市布局完成后,要在渠道继续下沉到三四线。这是MATE81000万销量的重要保障之一。

他说,华为并没有度过危险期,要在MATE8和接下来的P9继续突破,华为才真正算站稳脚跟。

这些藏在浮夸话语之后对于市场的冷静分析,恐怕才是任正非真正在意的事情。

吹牛这件事情,在中国这种讲求成功高于一切的国家,大概也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创业公司融资额造假,已经成了圈子里公开的秘密,甚至都有计算公式来推算创业者的性格:*2算是保守型,*4算是激进型,*6大概得算是无法无天型。这种撒谎本质的吹牛,表面不起波澜,但终无非是破坏用户、伙伴的信任,而信任显然是商业社会的成本支出。

而另外一种吹牛,大概是一种类似理想主义的妄想。就类似马云在召集18个人创业时,要成立一家市值50亿美元的国际性公司;类似20年前,任正非说将来通讯市场三分天下,华为占其一,尽管说这话的时候,他正戴着围裙,拿着锅铲在厨房里给员工做饭。

这种吹牛因为类似不切实际的妄想,对有些人而言,是不留后路的宣言、往往会引人侧目,众人嘲之。但对任何一个经历非议、嘲弄、谪损而感到苦闷的企业家来说,他所能回敬这个世界牛叉闪闪的话,不过是一句轻描淡写:我说过的话,都实现了。

(更多信息请关注公众号 qinshan1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