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美国法院凭啥判阿根廷政府债务违约

2018-08-09 19:11:30

九个问题帮你看懂阿根廷债务危机

阿根廷与其债主们的长期斗智斗勇已经接近尾声。

6月底,是阿根廷与其绝大多数债权方约定偿还利息的时间,然而,为了避免陷入灾难性的违约危机之中,阿根廷有1个月的还贷缓冲期。

上周,美国法院驳回阿根廷政府的上诉请求,决定维持其低一级法院对阿根廷的裁决。根据该裁决,阿根廷需要还清自2001年宣布违约以来,其所发行债券的对冲基金(hedge funds)总量。对此,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南德兹(Cristina Fernandez)表示,阿根廷无力偿还该对冲基金,因为阿根廷还需要向其大多数债权国支付常规利息。

上周五,一位联邦法官呼吁就债权对冲基金与阿根廷进行协商,与此同时,该法官表示,阿根廷向债权国支付常规利息的行为是违规的。

阿根廷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一着不慎便会面临跌入再次违约的深渊。13年前,阿根廷因无力还贷而宣布一笔高达1000亿美元的债务违约,由此使整个国家经济陷入毁灭性的灾难之中。

阿根廷将如何应对该债务危机?为何美国法院有资格对其他主权国家指手画脚?本文将就这些问题对阿根廷债务危机做一次详解。

问题一:美国法院拒绝了阿根廷上诉请求之后发生了什么

美国法院在驳回阿根廷政府的上诉请求之后,还批准阿根廷政府债券持有者们的要求,同意美国银行对阿根廷的海外资产进行核实。该做法使得阿根廷Merval股票指数迅速下跌11个百分点。

隔天,评级公司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将阿根廷信用评级下调至CCC-级(垃圾级),是有史以来对主权国家的评级。

对大多数国家而言,信用评级的动静对经济影响重大,它不仅会提高借贷成本,还会引发政府财政预算困境。然而,对阿根廷而言,众所周知的政府债务危机,使得评级下跌早在意料之中。阿根廷自2001年以来就已经远离国际债券市场。

问题二:

阿根廷债务危机的当事人都有谁

债务危机的一方是阿根廷政府,另一方是由艾略特资本管理公司(Elliot Capital Management)旗下NML资本主导的投资集团。作为NML资本的操盘手,律师保罗·辛格尔(Paul Singer)曾就兑现政府债券一事成功起诉秘鲁政府与刚果共和国

。也因此,NML资本及其他购买阿根廷国债的基金能够在2001年阿根廷宣布违约时安然无恙。

问题三:

阿根廷的债权方想干什么

当对冲基金购买阿根廷违约债券后,它们便加入阿根廷的债权方行业。与其他债权方一样环卫垃圾桶
,它们也想要阿根廷按照原先条款偿还债务。

但问题在于,其他债权方已经同意放阿根廷一马,它们已分别于2005年与2010年,将其所持有的阿根廷违约债券更换为价值更小的新债券。据悉,已经有约93%的违约债权参与更换行动,这将有助于阿根廷政府削减其债务。

而辛格尔投资集团下的基金则显然属于不愿让步的“钉子户”。2012年,美国联邦法院曼哈顿地方法庭法官Thomas Griesa裁定阿根廷政府偿还这些“钉子户”15亿美元的本息。

问题四:为什么美国法院有资格裁决外国政府应该做什么

大型交易破产需要破产法庭来进行仲裁,但主权国家往往缺少专门的国际法庭来解决纠纷,因此,涉及债券发售的大型交易协议规定,任何法律纠纷都应由纽约与伦敦两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的专门机构进行仲裁。

问题五:裁决将给阿根廷带来什么后果

对阿根廷而言,这项裁决意味着一个危险的先例:它将鼓励债券持有者们给处于债务重组关键时期的阿根廷施压。在联邦法院宣布裁决之后液压系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该裁决所导致的后果将长期影响阿根廷的经济发展。

此外,这项裁决还会改变债券市场的一般金融秩序。此前,一旦某些债权方表现格外强势,主权国家政府的权利是优先于投资基金的,布朗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马克·布莱斯(Mark Blyth)表示,“但现在,旧有秩序不再有效”手机游戏平台代理

布莱斯指出,在与债权方的传统博弈中,政府往往面临着违约的风险,而债权方则认为无论如何它们都不会血本无归。然而现在,情况似乎对主权政府不利,仲裁法院更少考虑主权政府的违约风险,而一味保障投资者的利益。

问题六:阿根廷经济状况如何

据IMF数据,今年,阿根廷的经济总量为4040亿美元,人均9639美元。虽然较之于美国17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或5.5万美元的人均量,差距甚大,但阿根廷仍是紧随巴西的南美第二大经济体。

问题七:阿根廷并不穷,为何阿根廷政府不还清债务、结束危机

情况比想象中更复杂。阿根廷原计划于本月底向其国债持有方偿付利息,然而,联邦法院却同时裁定阿根廷需偿还其“钉子户”债主们15亿美元的债券本息。但阿根廷的全部债务并非表面上这两项,这便是问题之所在。

杰弗里集团(Jefferies)拉丁美洲策略主管西沃恩·摩登(Siobhan Morden)表示,15亿美元并不足以拖垮阿根廷,问题是那些随之而来的债权方及潜在债务。

一旦全额偿还这些对冲基金,其他债权方将要求阿根廷按照同样标准偿还债务,布宜诺斯艾利斯当局估计这些债务将达150亿美元,而根据摩登的预计,阿根廷总债务将高达200亿美元。

即便如此,拥有约29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阿根廷似乎毫无偿贷压力。然而,这些外汇储备中包括借给别国的贷款、IMF的存款,及其他难以轻易挪用的资产。剔除这一部分资金,阿根廷仅有160亿美元的可用储备金。

对其他面临类似困境的国家而言,向债券投资者进行融资是一个不错的解围方法。然而,阿根廷因长期远离国际债券市场,而无法有效进行融资,尽管有一些投资者会涉险投资,但高额利率对阿根廷而言,也无异于饮鸩止渴。

问题八:投资者们在做什么

投资者们选择隔岸观火。证券投资者早已嗅到违约风险的味道五莲花石材
,在国际信用违约掉期市场,阿根廷的政府债务的投保成本。

据信息提供商马基特公司(Markit)相关数据,如果投资1000万美元阿根廷债券,投资时间为五年,投资者需要预先支付约400万美元,此后每年额外成本为50万美元。这意味着阿根廷在未来五年内爆发债务违约危机的可能性达75%。

而投资相同价值、相同周期的巴西债券,投资者五年总成本仅为13.9万美元,且无需提前支付任何成本。

问题九:如果阿根廷再次爆发债务违约危机,危机引起的经济动荡是否会波及其他国家

短时间内并不会。因为阿根廷已长期远离国际信贷市场,加之投资者们的谨慎态度,阿根廷的金融危机不会波及其他国家。

但从长远角度看,阿根廷的违约危机仍将引发其他问题。乔治城大学国际法教授及政府债务问题专家安娜·盖本(Anna Gelpern)表示,阿根廷的这场危机将使得其他小国更难走出其本国财务困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