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南方”违规 基民三请证监会处罚

2018-12-07 22:36:15
“南方”违规 基民三请证监会处罚 该分红时不分红,熊市市值缩水,红利彻底打了水漂。损失惨重的基民先是申请仲裁,后又提起诉讼,向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打响“全国基金分红案”,却以失败告终。 仲裁书认定南方基金违约,按照证券法规南方基金应受行政处罚。多位基民在律师帮助下3次上书证监会,要求对南方基金进行处罚。 日前,证监部门终于发出答复函,表示会“加强监管”,但对是否处罚南方基金,却只字未提。 维权步 基金不分红 基民提出仲裁申请 2006年6月,袁女士通过某证券公司,花5万元持有10万余份“南方稳健2号”证券投资基金。认购时,袁女士选择了“现金分红”的基金分红方式。 然而2年多过去了,袁女士一直没有得到分红。2008年熊市到来,基金市值大幅缩水,袁女士也损失惨重。此后,袁女士查询南方基金2007年年报发现,该基金2007年期末可供分配利润为每份额0.6959元。根据基金合同约定,南方基金至少应将利润的90%分配给自己。 袁女士认为,由于南方基金未按约定“现金分红”,擅自将她应得红利进行基金再投资,给她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2009年,袁女士提出仲裁申请,要求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赔偿红利损失和利息6万余元,并退还管理费。 自己没赎回 应该接受投资结果 2010年3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做作裁决,认为“南方稳健2号”基金在2007年具备分红条件,未分红系南方基金违约;但其未分红的行为,和袁女士财产损失之间无必然因果关系。 同时,仲裁庭不否认,如果实施分红,袁女士或许能够保存相应的现金收益。但是,这种事后观察,不能成为本案裁决的参考因素。相反,如果申请人真能预测某种情形出现,完全可以在其认为合适的时机自主赎回其持有的基金份额,实现“落袋为安”。既然袁女士没有行使赎回权,就应该接受终的投资结果。这是证券类投资的基本道理。 裁决未支持袁女士的索赔请求,南方基金只需退给袁女士管理费702.71元。同时,袁女士还需交纳仲裁费1002.2元。袁女士不服,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但法院裁定驳回袁女士的申请。 维权第二步 上书证监会 要求处罚南方基金 这场官司,被媒体称为“全国基金分红案”,备受全国基民关注。 据媒体报道,南方基金自成立以来从未分红,2007年其可供分配收益高达97.35亿元,却仍未分红。2008年度,南方基金亏损91亿元,分红成为泡影。 2010年4月,袁女士致信证监会,要求对南方基金公司进行行政处罚未果。 为袁女士代理案件的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远忠告诉记者,在此期间,多名南方基金基民找他维权。张远忠说,当基民赵某得知南方基金在胜诉后公开宣称“基金份额持有人要加强基金分红知识的学习”时,委托他再次向证监会发出行政处罚申请书。 申请书写道: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已经认定南方基金未分红的行为构成违约,而根据《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未按照该办法进行收益分配的基金公司和直接负责人,应被处以警告或罚款。 但申请书发出后很长时间没下文。2011年11月30日,张远忠代表另外2位基民,第3次上书证监会,要求处罚南方基金。 证监局回函 “表扬”基民却不提处罚一事 2012年1月13日,证监会深圳监管局(南方基金总部位于深圳)终于发出答复函。 该局首先“表扬”张远忠和基民“在推动规范基金分红问题上做出的突出贡献”,并希望“社会各界继续关心和监督基金业”。 答复表示:“今后将继续加强基金分红行为的监管。对于违规失信的基金管理公司,将依法对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员采取行政处罚和行政监管措施,不辜负投资者对证监会工作的期望。” 张远忠指出,整个答复函从头到尾没有对南方基金处罚的只字片语。“我和我的当事人都感到非常遗憾!” 张远忠告诉记者,涉案基金合同在“争议解决办法”处只设置了“仲裁”一种方式,属于格式条款。 “争议解决方式集中在仲裁,而仲裁又集中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而且没有提供简易程序或普通程序的选择。由一位仲裁员仲裁的简易程序缺点明显,证券纠纷本来就复杂,仅凭一人定夺能服众吗?” 张远忠说,他可能会向国家工商总局提出申请,要求对设置不公平格式合同的南方基金作出行政处罚。 “答复函有3页纸近千字,但对南方基金罚还是不罚,为什么没有明确答复?”记者就此询问深圳证监局。 该局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表示,请示领导后才能回答,但之后便没了回音。 记者就此致电南方基金,南方基金管理公司媒体关系部刘东宇表示,深圳证监局的回复函明确了该争议属于民事争议,应由基金合同当事人按照基金合同约定,通过诉讼或者仲裁等争议处理方式依法解决。“南方稳健2号”分红案的仲裁及诉讼程序已经于2010年3月完成,终局仲裁结果标志该分红案已依法结束。 延伸 基金不分红 过去几年非常普遍 基金分红是指基金实现投资净收益后,将其分配给投资人,包括现金分红和红利再投资两种方式。 按照《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在满足基金收益分配后单位净值不低于面值、基金投资当期未出现净亏损、基金当年收益已弥补以前年度亏损的三大条件的前提下,基金管理公司必须以现金形式分配至少90%的基金净收益,每年至少一次。 但记者了解到,基民得不到现金分红的情况,在过去几年非常普遍。根据Wind资讯统计,2007年~2009年,有16只开放式基金从未分红,而它们在2006年、2007年连续两年赢利,截留了810亿元的可分配收益。 内情 为赚管理费 拆分份额规避分红 分红是讨好基民的事,基金管理公司为什么却如此排斥?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研究所所长李东方道出隐情:目前我国基金大部分按照1.5%的比例提取管理费。对于基金管理公司来说,不分红能提高基金总额,提取的管理费自然也成比例增加。 “可以说,这就是基金管理公司不愿分红的深层次原因,尤其是在牛市的时候。”他说。 李东方表示,从管理费收入化的角度出发,基金公司往往会尽可能地利用合同中的漏洞,不分红或者少分红,并采用份额拆分等手段以规避分红,或千方百计地把分红推迟到一刻。 “同时,基金持有人因有分散性和个体化特点,多数人默认放弃分红权,造成基金行业出现大批违约现象。”李东方说。 条款太模糊 仲裁结果难服众 有业内人士表示,《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在实践中,对“全年分配比例不得低于年度可供分配收益的90%”的要求缺乏有效监管。而且,其中没有“历年未分红但已实现收益,并已提取管理费,应对历年已实现收益补分红”等强制性规定。 基金合同条款也没有明确分红时间,由基金管理人来决定是否分红 ,基民只能被动接受。 据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对60家基金公司的565只基金的统计,有九成基金都把仲裁选定为争议解决方式,而仲裁是一裁终局制。 李东方告诉记者,比起国外,我国的证券仲裁环境不尽如人意,一方面,证券仲裁没有完备的法律制度支撑;另一方面,仲裁机构过少,耗时长,收费高。 (原载《法制晚报》) 郑州电缆二厂价格
冼车设备
燃气蒸汽锅炉厂家
宝宝干咳
板模具厂家
狗粮袋子厂家
五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儿感冒咳嗽
小孩咳嗽呕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