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三哥

2018-09-15 11:32:07

三哥在我们堂叔伯兄弟当中行三,其实年龄也不小了,六十单三岁。岁月的可到在他的额头上画上深深的痕迹,总爱留着的几撇小胡子点缀在瘦长的脸颊上,仿佛是肩头上扛着个羊头,大家可以想象他的尊容了,我没有损他的意思,却对他有一种深深地敬佩,他一辈子坎坎坷坷,少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人生的悲苦事都让他摊上了,可他依旧挺过来了。

他家大伯死的很惨,那个让人生畏的年代,那个把人折磨致死的年代,他当时在村内任书记,被造反派打成了牛鬼蛇神,用铁丝把磅板挂在脖子上游街,还被打得遍体鳞伤,人们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他死的时候眼睛瞪的大大的,像是有无尽的委屈要诉说,那时候的三哥也只知道和反动的爸爸决裂,没有别的办法。

三嫂的死对三哥的打击很大,两人虽然也是媒妁之言订的婚姻,但他俩的感情很深,可以说是相敬如宾,四邻没有听到过两人吵架的声音。三嫂得的是胃癌,农村人就是这样,只有身上的疼痛难以忍受的时候才到医院里检查,也是为了减少没必要的开支吧,三嫂一直有个胃疼的毛病,每次都时吃上几片止痛片就过去了,到真到医院检查时,已经扩散到了肝脏、脾脏和肠子上了,再高明的医生也没有回天之力了。三嫂走的时候很安详,临走前还嘱咐三哥要善待峰峰,年龄不小了再找一个知心的人,免得人生寂寞,三哥当时诺诺连声,当三嫂走后她除了时时看着三嫂的遗像发呆以外,也没有再找。

峰峰是去年11月份出的事,现在的年轻人骑摩托没有慢的时候,到同学家随人情,回来的时候和一辆大货车相撞,现场死亡。据到现场的人说,他整个的上半身都没有了,只剩下两条血淋淋的腿。当时三哥什么也没说,眼直直的盯着地面,人们怕他受不了,就说,“想哭就哭吧,别憋着。”“人死不能复生,要节哀呀。”他说“你们放心,我没事,这孩子骑车和疯了一样,我说过他很多次了,他不听,死了活该。”,可人明明看到他眼中流出的泪水在他本来在地里刚回家还没顾得上洗的脸上流出一道湿湿的印痕。

春节的时候,他没有出来拜年,大门紧紧地关着,当书记的四哥怕他出事,叫上我到他家去看他,几天的时间不见,我都有点不敢认他了,本来黑黑的头发全部染上了白霜,腰也驼了,紧裹在身上的衣服衬出明显的肋骨,我哭了,哥,你可想开点,别折磨自己呀。

他依然是那句话,我没事,你们放心。

我在办事处民政所上班,春节后,我找了我的所长,向他说起了三哥的情况,我说,人生的悲苦事都被他给摊上了,真可怜,咱给他办个低保,行吗?

你让他写个申请吧,再问问村里的意见。

没等我去找四哥,他找的我,一样的心情,我们能帮他的,也只有这一条道了。

他不会写申请,你替他写个吧,村委会是同意的。

晚上我去找三哥,和他谈起这件事,为照顾你的生活,我和四哥想给你办个低保,你这情况,别人没有挑的,

别,别,别,你的心意我领了,你三哥还扛得住,我知道低保的标准,我种的棉花,棒子,收入加起来超标准,咱一家子的干官,不能给你们添麻烦,越是在外当官,越不能以权谋私,这道理,我懂。

我一个小小的办事员,还谋什么私,我没事。

别人认为办个低保是好事,可我不这样认为,别人以为我会倒下去,我偏活出个样来个别人看看,兄弟,我谢谢你。你三哥这百十斤,还能扛点事,一半会趴不下的。

我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像他这个说法的,我是次听到,给他好处。他不要,真让人捉摸不透。

兄弟,你真想帮你哥,我求你个事,行吗?

你说。

你给我协调三万元的贷款吧,我想把院子里的空闲地利用起来,养上几头猪,咱办事处不也大力发展养殖业吗。

这个我只能尽力而为了。(凭我的能力,还真不是件容易事)。

办好了,我请你。他笑了,我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就找了个借口出来了。

出门的时候,我没敢回头看。

贷款的事还真没费多大的波折,四哥和信用社的胡主任很熟,他和我担保着给三哥贷的款,拿钱的那天,三哥非要请客,在土财主吃的饭,可四哥没让他结账。

由于我在办事处买了房子,正月十六搬的家,又加上工作很忙,半年的时间没有回老家,六月份,父亲让我回家帮忙收麦子的时候,我又碰到了三哥,他依旧我行我素,依然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今年猪肉的价格上涨的挺快,看来我看准市场了,秋后我会把贷款一分不少的还上,你放心,我不能让你抓瞎。(方言,说不着嘴,担保某些事情,被担保人没有履行承诺)他说。

三哥,我苦命的三哥呀!

劳保鞋专卖
包装用胶带图片
瑞金·华翠嘉苑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