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坪坝信息港

当前位置:

烟花雨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沙坪坝信息港

导读

(一)荡秋千    梨小小突然间决定从A城来Z城找我玩,火车票都攥在手中了。当天夜里八点十三分的空调硬卧特快。我记得古人有一诗句为证:无心栽

(一)荡秋千    梨小小突然间决定从A城来Z城找我玩,火车票都攥在手中了。当天夜里八点十三分的空调硬卧特快。我记得古人有一诗句为证:无心栽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不开。讲得就是这种意思吧,我想。    收到不速之客的短消息之后,我的心跳明显加快了,这很不靠谱。关于这一切,仿佛是这个夏日当中活跃的一个毒瘤,比如说期末考试,比如说梨小小的到来。    我叫罗越,在Z城读大一。我和梨小小同是A城人士,共同一起从初中高中那段单纯的青葱岁月走来。那是一个洋溢着欢声笑语置满了鸟语花香非常美好的时代。然而,如今这一切不靠谱的东西都被时间这把锐利的刀刃慢慢削减了,很让人生闷。    只是,高考这颗毒瘤迫使我们屈服逼迫我们投降下来。我和梨小小,无条件的,站在了时间的旁边,默不出声,傻傻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发出声声长叹。    被高考折磨得体无完肤的我,匆匆忙忙坐上了到Z城的火车,心中却充满了对梨小小未说出口的千言万语。那一刻,我想起了儿时常玩的游戏———荡秋千。  看见,半空中摆动着的是一个没有长大的男孩子,脸上挂着一丝不容察觉的笑。上上下下,秋千的点,隐形的理想在浮现。男孩子说,他看见了一幕美丽的烟花雨。真的好美丽。    梨小小说来找我玩的时候,我激动地说,梨小小,我亲自去接你,不管多么地晚。    (二)初恋粉色系    经过了一番精密的数字逻辑推算,初中语文课本上的统筹方法我也用上了,这一切也不允许我落下任何一个时间。我决定,即刻出发。不然,梨小小会把的一句哲理名言给推翻了。  梨小小说这是她次来Z城,次火车荡荡荡,次生活在别处。当然,迷失在别处,可是不好玩的。于是,我坐上去市区火车站的班车。    一个小时之后,我到了梨小小即将踏在这片大地的个地方。在Z城火车站广场上,我在夜的后半部分,守望着梨小小这前半生以来的一次位移。    我觉得,这个夜,很有特色,兴许这是社会主义特色浸染带来的效果。夜的笼罩下,站前广场上,人来人往。有摆摊买卖的商贩,有过路的生意人,有席地而坐的民工者,有手挽手的年轻情侣,有穿梭人群之间买报买报的儿童。当然,还有一个不易发现的我,毫无特色可言。    太多的特色,早已淹没了我自己。于是,我变得俗不可耐。只是,的一片天下面,我还残留有一个期许。    耳麦里传来许蒿《玫瑰花的葬礼》的时候,我在南出站口看见了久违的梨小小。惊慌失措的眼神,徘徊不定的步子,她在寻找着什么?    这一刻,我故意把自己隐藏在拥挤的人群之中,偷偷地注意着梨小小的举动。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梨小小在原地找呀找,像一只掉队的大雁。而我,悄悄地来到她的背后,用食指轻轻地敲了一下梨小小的脑袋。  我说,嘿,美女。  梨小小先是一惊,又是一惊,还是惊讶地说,我来了,罗越小朋友。    从这一刻起,Z城的夜,真正的特色滚滚而来。我想,每个夜,对于每个人,都是无尽的意义。我们在夜里,或者轻松,或者疲惫,或者忘记了昨天,或者憧憬着明天。然后,我们慢慢地睡去。我想,睡去或许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死亡。    午夜Z城的大街上,车辆稀疏,人迹锐减,这个繁华的都市正在睡去,慢慢地酝酿一个崭新的明天。  我和小小一路安静地走着,聊着。  梨小小说,次跑这么远的地方,心里有些小不踏实,心都是悬着的。  我说,这不有我吗?不用怕。就差点拍拍胸膛证明自己真的是男人了。  梨小小说,在A城上班一直以来,生活太死板,日子毫无意义可言,一切太压抑没有氧气,快成机器了都,窒息。  我感叹了,感叹着这些和我这一年大学生活是那么地相似,只是我在校园生存着,是不是苟且偷生?  我说,是呀,整个闻一多的一《死水》,这样耗着,理想迟早玩翘翘,我们可是祖国的新一代呀,郁闷。  路灯一个一个地从身边退了下去,消失在大远处。扭头一看,依稀可见微弱的光,排成了有间距的两行,在马路两旁。  我和梨小小的脚步缓慢了许多。道路上偶尔驶过一辆疾速飞驰的车,呼啸而过,是奔向家中等待的那个还未入眠的她吗?  梨小小突然说,罗越你变了。这无非让我歇斯底里感到了一丝的惊讶。  我说哪里。  梨小小说,罗越你长高了变白了。我感叹呀。  我如释重负地说,丫头,这个变化相当啊。我,典型的黑人中的白人,白人中的黑人嘛。古天乐古铜色皮肤不正是如此吗?只是身高这方面,无所谓高低,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嘛,比如邓小平比如华盛顿……我成一话痨了。  我叽里呱啦了几百句之后,闭嘴了,扭头看身边的梨小小。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站得很高。梨小小在马路牙子边蹲了下来,漫不经心地拿着手机把玩。  梨小小有点力不从心地说,罗越你知道吗?我对感情有点拿捏不好。有些感情,我不敢去承受,我真的承受不来。只是,我不想去伤害任何人。    我也蹲了下来,手机突然来了短消息也没顾得上看,关机,塞进兜中。不过,我看了时间:01:00.我匝匝嘴说,或许感情的的问题都是太过于沉重吧,我们并不是都能肩负得起任何感情的累积。爱的时候,自己永远相信这是世界上真的爱情。其实,爱情本身,只是一件很轻松很惬意很愉悦的事情。爱的本意,不是歉疚不是愧对不是罪恶不是负担。可是,世俗的爱情,生命力太强大,有时候太嚣张。不知道天国的丘比特月亮里的月老兜里是不是也塞满了金钱?他们会不会也对铜臭铁腥也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只是,落在人间的爱情,本身就意味着世俗,无奈无奈无奈无奈。而我们,只能在尽量能把握很多的时候,去安心等候,或者去静心期遇,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完美的礼物。      成了书面语言,就是上面的意思。所谓正统,所谓规格,不过是转换罢了,好比英语中的汉英互译。味道会有区别,就看道行了。  梨小小偶尔也被我俏皮的话语哈哈笑一笑。夜色之下的梨小小,多了一点可爱,增了一分动人。  我继续说,把手机关了吧,出来散心,就是把自己藏起来。小小很乖,关机。  这一刻。我发现,梨小小依然和初中那个青葱时代的女生一样。    我记得,好久好久以前,一个男生叫罗越,一个女生叫梨小小,共同拥有着一段惬意的时光。蓝天绿草,白云暖风,风和日丽,香水百合,两个人的过去。岁月苍苍,时光有光,一晃六七个年头,成了那一年这一天。只是,如今那一种淡淡的初恋味道还在。六七年的时间,对我而言,在我和梨小小之间或许并没有带走什么。而我们,已从一个充满稚气的男孩女孩摇身长成了一个阳光青春的男生女生。关于这么多年的所有不知道,我也仅仅只是偶尔抱怨一下老天责怪一下上帝怪罪一下耶稣。对于梨小小,我还是想得很纯粹。这比较靠谱,正如月有阴晴圆缺那般。对待生活,我们要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然后,足迹向前行。这一切,犹如我对爱情的态度。    南拳妈妈的《二号餐》出炉了。《初恋粉色系》和我心里怀念中的那种味道一样。“初恋的粉色系,脸颊旁的唇蜜,透露爱情来临的小秘密,催眠般的魔力,陷入你的陷阱,抽钥匙希望能够载到你。初恋的粉色系,任性的大眼睛,像棉花糖般俏皮又淘气,没有云好天气,像恋爱的心情,骑我的bubu载着你,搭乘甜蜜”。    (三)恋着多喜欢    梨小小不介意我的安排我的生活在别处。很显然,这么晚了,住宿成了一个炙手的题目。  客栈。在登记了证件之后,我和梨小小来到了房间里面。打开电视,寻找央视五,我的世界杯。画面正是淘汰赛的一场,巴西对阵加纳。大罗小罗卡卡。  小小说,别看了,我又看不懂足球。  我说,不看了,洗脚。然后,我们继续侃,好吗?  房间里有一扇朝的窗,很好的位置。一切妥善之后,我们躺在各自的位置,彼此心中有一份似乎是约定的矜持。这,也是很好的。  小小说,想不到,我真的就匆匆忙忙地过来了,不可思议啊。  我说,我这会儿还能想到,估计回到学校之后,我也就开始觉得不可思议了。  小小说,这不是梦吧。然后,用手指敲了敲我的脑袋。也算是对我先前动作的回赠。    果然,这不是一个梦。不过,这好象真的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梦幻。不可思议的是,我和梨小小真的在一起做一个同样的梦,像很多年之前我给梨小小说我做了一个怎样的梦之后梨小小也说我也做了一个这样的梦一样。这次,却,巧合,彼此约定的一个巧合。    梨小小说,这次来Z城向老板请假他不准。于是,毫不犹豫地辞职。  我啊啊啊啊个好几声。我第三次感叹了。或许是因为梨小小这些疯狂的举动。    我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象看到了一个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梨小小。事隔多年,梨小小有些让我猜不透。我告诉自己,我警戒自己,不许揣测任何人。要相信,现世安稳,岁月良好,一定要。  在Z城的一个客栈,我和梨小小聊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关于我们之间以前没有聊过的许多。我和梨小小,回忆了很多,清澈了很多,畅想了很多。  我想,这次,彼此的心是敞开的,是一个全部的大概。  慢慢地,梨小小沉默了。我听见了她那有节奏的呼吸声,缓缓地出气,缓缓地吸气。    起风了,窗帘在向我摆手。夏天的风,深夜的时候不再是快爽,有了一丝的凉。我悄悄地把毛毯给梨小小盖好,梨小小没有察觉到我的动作。    夜,慢慢地悄无声息了。月光从窗户外面柔柔地撒了进来,一缕一缕地倒映在小小浅睡的脸上。在我的记忆中,这一幕无非是美好的。我想,梨小小被皎洁的月光映出一幕浅睡脸旁的景色,将会永恒地镶嵌在我的脑海之中,不会忘记,永远不。    唯美的画面,静溢的景色,两个人的烟火,一个浅睡,一个低吟。  我给或许应该可以听的到的梨小小唱起了歌。莫文蔚的《忽然之间》,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梁静茹的《恋着多喜欢》,张艾嘉的《爱的代价》,萧亚轩的《吻》,贾立怡的《失重》。全部是我喜欢的曲子。    我记得自己好象说过,只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唱歌。这是否是一种自我承诺的实现?梨小小在睡着,没有说话。    整个夜,我没有合眼,就这样一直看着由浅睡到后来熟睡的梨小小。真的好美丽,如同小时候荡秋千看到那一幕烟花雨。只是,此去经年,哪一年的烟花可以特别多?    Z城的这个夜,在我的傻傻等待之中,一点点地在减少着。而我,没有怨言,没有。    (四)人鱼的眼泪    次日。夜没了。  当广场上老人们联系太极拳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的眼皮开始罢工。突然之间,眨得很快,犹如一扇门,一开一闭。如蚂蚁爬过来,估计能感觉有一股微风。    彻底不行了,一横,我决定眯会儿。小小看起来睡得很香甜,嘴角的笑是一个透露。是因为身边有我的陪伴吗?  这时候,转身换睡姿的小小胳膊碰了我一下,我醒。是一种乍醒,突然之间醒了。  小小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含着嗓子问,怎么了罗越?  我说,没事儿,你再睡会儿吧,时间还早着呢。  又是突然之间,小小抱住了我,紧紧的,没有松开。刹那,一股幸福的暖流油然而生,我被撅倒。  我伸出了双手,也紧紧地抱住了梨小小。我想,那一刻,梨小小是属于我的,是我的一个精灵。只是,吻不会来。  却不是偶然,没有目的。我想起了泰戈尔。天空从不留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离开客栈的时候,是快中午时分,太阳很烈。  梨小小说,你回学校吧,下午好好地考试,我会好好的回到A城的。  突然间,我有点舍不得。我说,到学校一个小时的路程也就,过会儿再回去。    之后,我们又回到了Z城的火车站。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厅,我给梨小小要了一些餐类饭盒,还有两个烫手的茶叶蛋。我没给自己要,感觉肚子里面没有了空余的地方。临夜的所有,脑海已满,放在肚子里面珍藏一部分。  两个茶叶蛋,无比的烫手,像此时落地窗外面天空的太阳。  毋庸置疑,烫手也得,剥,且剥得干净。我想,剥完这两个的茶叶蛋,然后回,安心地接受期末考试毒汁的洗礼,充其量只是为了之前几个星期所做出的那些未雨绸缪的准备而抗战到底。  一片一片的蛋壳从我手中落下,落到透明的玻璃餐桌上面。蛋壳触摸桌面,发出沙沙的声响。我的手被灼伤了,却是幸福的痛。  当我把两个茶叶蛋剥完之后,只剩下两个雪白的存在。  我说,小小,给。  梨小小回复,谢谢你罗越。然后,放到嘴边,小小的一口,慢慢咀嚼着。  我问我自己,小小是在咀嚼着我的幸福吗?我把简单的幸福带给小小了吗?小小,你能否感受得到这简单的一切?,我的,罗越的,只为你准备的。  梨小小说,罗越你回吧,答应我,好好考试。  我突然间变得很难过。我知道分开又来到了我的身旁,我却只能无能为力。大学的考试,挂科是一种莫须有的罪恶。  我说……我的语言开始词穷。我开始一语凝噎。我的舌头开始打颤。我欲说无语。我我我,我变得愚笨起来。    走出餐厅的时候,已快12:30了。如果再拖延几个时间,我应该是一个自己的罪人。这次,我前所未有的开始痛恨考试。如果没有没有考试,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如果如果如果……  我放不下这次迫在眉睫的分开。我讨厌这次更改不了的巧合。  开始见到梨小小的时候,我邀请她到我学校去玩。可是,小小却说不想去真的不想去。我知道,小小自从退学之后,就开始对学校这个地方充满了一种排斥的厌恶感。然而,只是我搞不明白,我这个一直在校园穿行的的人,会不会也是厌恶的其中一个?    这次,我不纯粹了。我在揣测自己。  我郁郁地说,小小,我得回了。  小小似乎也有点心神不安。小小说,放心啦。我会安全地回到A城的,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放心啦,罗越。  然后,我们彼此都无语,只是失神地凝望着。我问自己,这是不是一种深重千年凝望的眼神?一种含着千言万语的眼神?  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眼泪飘溢了。Z城正午的阳光,把我彻底地灼伤。我不敢去回头,我怕自己真的会奋不顾身。  可是,我看见了小小泪眼婆娑的面孔,呆呆地屹立在那里。Z城喧闹的广场上,一个泪人。我看见了一张凄美的脸蛋,闪着太阳的光华。  在回学校途中的班车上,我睡着了。身体的崩溃,一路迷迷糊糊的。还是在开考之前,我赶到了考场外面。只是说,时间正好,我成不了罪人。    隐隐约约之中,我想起一段话。  我回来了,足迹遍布你的大地。  潺潺的流水,是你手执的思念吗?  鳞次栉比的徘徊,不想停下的守望,我却还是那个我。  我在河的南岸,架起一座厮守的桥段,只为你末日那天的归来。  我一边走一边想。想起那些幻化的全部假象,我却忘记了慌张。  雁飞过,太阳下山,我走到了夕阳黄昏的右面。  用自己的双手,雕刻着属于我们的幸福沙漏。  我,以一个凡夫俗子的心态,等一切的快快到来。 共 613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是致命性病症吗
黑龙江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致常青竹

下一页:情意长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