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坪坝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学术须从自省到自觉进而达到自信

2019/10/13 来源:沙坪坝信息港

导读

中国学术须从自省到自觉进而达到自信原标题:中国学术的时代出场作者: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 孙麾站在时代和学术前沿认识中国问题、中

  中国学术须从自省到自觉进而达到自信

  原标题:中国学术的时代出场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副总 孙麾

  站在时代和学术前沿认识中国问题、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一定要把中国看作是世界历史进程中的一员,一定要有中国深度参与全球化并确立我们主体地位的角色意识,一定要深刻把握传统文化现代转换的历史趋向。马克思主义的命运正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前进方向,在于解决时代难题中实现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的统一。

  我们如何界定中国学术的时代高度?如何衡量中国学术的当代成就?作为学者该如何以专业性的、规范性的、学理性的方式向世界表达大变局中的中国存在?对这一重大问题的追问必然要切入中国道路的学术表达问题,而要达到这一高度的思想路径必然是面向“中国问题”。

  近年来,中国哲学界已经召开了两次重要会议,主题分别是“唯物史观与中国问题”和“面向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这两个主题,可以看作引领中国学术前沿问题的信号。

  从国际学术范围看,2014年可以称之为学术“反思年”。

  在经济学领域,皮凯蒂出版了《21世纪资本论》,提出资本回报率高于经济增长率的理论,认为资本在国民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不断上升,意味着少数拥有资本的人所占据的社会财富比例越来越高,贫富分化也就越来越大。皮凯蒂提出的问题深刻地表明,不断加大的贫富差距问题,已经成为我们时代的挑战。《21世纪资本论》的数据论证和实证分析很大程度揭穿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虚伪性。皮凯蒂以学术的方式对作为资本主义制度的“体检”及其所下的诊断,具有深刻的反思性。

  在政治学领域,福山出版了《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包括他在《外交》杂志发表的同一主题的论文,《衰败的美利坚——政治制度失灵的根源》。他甚至在论文结论部分使用了“死路一条”这样令人惊悚的标题。福山指出,美国政治制度日渐腐朽,因为分权制衡的传统越来越严重和僵化;美国政党分歧尖锐,分权体制越来越无法代表大多数人利益,而是给了利益集团和政治活动组织过度的话语权,未能体现美国全体公民的意志。很显然,福山延续了亨廷顿的主题:“失衡的承诺”。但福山再次强调“民主依然站在历史终结处”的政治命题提醒我们,只有从西方学者自我反思的理论动机上去理解它,才是恰当的。

  西方道路是人类走向文明的理想模式,这一神话已经被它自身的经济实践、政治实践所打破,皮凯蒂和福山又从理论上敲响了警钟。皮凯蒂在中文版自序中阐述了中西如何面向“共同未来”的主张,他说:“尽管我们身处世界各地,但大家要面对同样的问题——调和经济效率、社会公平与个人自由之间的矛盾,防止全球化及贸易、金融开放带来的利益被少数人独占,阻止自然资源发生不可逆转的衰退。如果说中国能从外国的经验教训中获益,其他国家同样也可以从中国的经验中学习到很多东西。理想的社会经济体制仍然有待创立,所以,彼此的历史经验是我们的指引,我们应该互相学习,抛开一切意识形态,并尽可能地超越国家之间的敌对立场。”

  在新一轮占领制高点、夺得话语权的软实力竞争中,中国学术不能错失这一新的历史机遇,面对不同道路的成败经验,中国学术能否基于自身的历史逻辑和实践经验在时代的思想竞争和理论建树中有所作为?中国学术必须从自省到自觉进而达到自信,这就需要经过一个批判性反思的阶段,迎来它的思想的时代。

  批判性反思作为一种自觉意识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如果没有这种自觉的意识,在新一轮的思想竞争中我们就很有可能会落后,很有可能在我们的理论创新、学术表达方面由于自身的局限性而认识不到我们自身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西方学术的自我批判当然是为了巩固和完善其得以产生和发展的制度基础,我们学术的自我批判和反思也是为了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国的崛起对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大国形象如何塑造?中国道路的未来走向在全球大国政治博弈中对世界格局将产生怎样的变革力量?中华文明的思想内涵如何在现代性的舞台上出场?这些思想和现实层面的重大问题,已开始引起全世界的高度关注。可以说,一个逐渐强大却不同于西方意识形态的新兴大国将以何种方式融入世界秩序,这背后的种种关切、猜疑和探寻已然越过经济乃至政治层面,在更深的层次上集中在中国梦的核心价值所承载的哲学理念中。那么,基于世界历史的演变,中国学术的思想创造为解答世界性的疑问能否提供体现时代精神的历史观和历史价值观?与中国道路相适应的中国学派、中国哲学形态能否创造性提出契合时代主流的新的思维方式?

  这正是现实对学术的提问。

  在世界新体系重构的历史过程中,我们更愿意将国际交往和世界政治的思维框架定义为思想的竞争,而不是“文明的冲突”,因此,在这个基点上我们不能盲目地跟随所谓“战略性大国”一元主导的议程设置,不能遵从那些的文明也必然拥有世界主要权力的预判。

  毫无疑问,我们这个时代的经济全球化以及由此产生的全球化的社会结构,是这个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基础。面对已然实质性变化的历史基础,以马克思主义为旗帜的中国学术研究就不能教条化地以依附文本解读的方式来代替对变革时代呈现的现实及其精神的理论探究。

  毫无疑问,中国已然不是脱离世界文明大道之外的“地域性共产主义”的样板,面对现代性的多种可能性替代方案的历史诉求,面对中国道路释放的历史独创性的世界意义,必然要求中国的学术研究从话语的封闭性走向视域的开放性。

  毫无疑问,站在时代和学术前沿认识中国问题、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一定要把中国看作是世界历史进程中的一员,一定要有中国深度参与全球化并确立我们主体地位的角色意识,一定要深刻把握传统文化现代转换的历史趋向。马克思主义的命运正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前进方向,在于解决时代难题中实现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的统一。

  毫无疑问,世界整体化态势正在加剧,克服了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的“世界文学”正在形成之中,学术研究再也不能拘泥于自我意识范畴中的碎片化叙事方式,人类文明的演化轨迹需要理论建构的更加宏大的气魄和更加整体化的哲学思维方式。

  面对三千年未见之大变局,中国学者何以在场?中国学术何以出场?由中国道路的学术表达,达至时代精神的中国表达,这应该看作中国对世界文明的一个贡献。

CBA
民生娱乐
资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