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专家解读香港普选下阶段政改仍有讨论空间

2018-10-28 12:37:48

专家解读香港普选:下阶段政改仍有讨论空间

8月31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了香港特首梁振英所提交的关于香港2017年特首普选和2016年立法会选举办法的相关报告,并全票通过审议决定。当天傍晚,全国港澳研究会5位着名学者在媒体见面会上,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给出手解释。

息纷止争一锤定音

“今天应该祝福香港,祝福全体香港同胞。”主持会议的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在开场白中表示,人大常委会下午的决定,让今天成为香港历史上迈向民主政治的又一个里程碑。

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香港特区政府提交的报告,是香港实现2017年普选“五步曲”中的第二步。此前,香港社会对普选方法出现了激烈争议,香港反对派人士以“占领中环”相威胁,要求采取他们的“公民提名”主张。

人大常委会决定明确规定,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须经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需获得提名委员会半数委员以上的支持。这一规定为相关争议画上了句号。

陈佐洱强调,人大常委会做出的决定对香港具有法律效力。因为香港不是独立的政治实体,特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的地方性选举,这项选举必须按中央决定、根据本地实际来依法进行。香港的政治体制所以能在很短时间里发展到可以规划一人一票民主选举,全是因为香港回归的天起,一以贯之地坚持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国策和香港基本法。从那天起,全国人大拥有的国家权力就涵盖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大人及其常委会一旦作出决定,就有法律效力,全国都必须遵从。

中国人民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齐鹏飞表示,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明确香港2017年可以进行普选,第二做出规范性的规定,有利于息纷止争,明确共识。

针对香港反对派下午已经放话,不接受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饶戈平表示,这仅仅是反对派的政治立场,但如何推进和实现普选,才是更大的目标。人大常委会是依据基本法和以往人大决定做出的决定,既表明真诚推动普选的意愿,也表达了推进实施普选的依据,为香港实施普选确定了原则和方向,这是有法律约束力的决定。期待香港各界能依此讨论,凝聚共识。

政改仍有讨论空间

针对本报提问,人大常委会决定中规定选拔二到三名候选人,并需获提委会过半数支持,是出于何种考虑?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回答,之所以明确两到三名候选人,重要的考虑是可操作性。如果出来五六名,就会出现得票过于分散、每人百分之十几二十的票的情况。候选人太多,对香港社会也会造成不必要的负担。

至于候选人为什么需要提委会过半数支持,强世功说,核心在于,香港特首要协调香港社会各界的利益,还要协调中央与香港的关系,特首一定要能求同存异,找到公约数。提名委员会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找出能够获得多支持的行政长官,过半数就是这个目的。

人大常委会决定还规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定。而在2007年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决定中,规定选举委员会构成办法可“参照”上一届的构成方法。

饶戈平对“按照”和“参照”的区别做出解释。他说,“参照”包含指引性和选择性,严格讲不是终的确定;而“按照”带有确定性。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此次香港政改咨询过程中争议很大,如果不加以明确,对下阶段政改会形成很大的障碍。人大常委会作为国家权力机构,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力,对社会争论问题给出明确指示是应有之义。

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之后,香港下阶段政改是否还有讨论空间?饶戈平说,决定只是提供原则和框架,具体细节还要咨询来形成。比如说提委会来自四大界别,各界别的比例构成、人数不能动,但是司法界别内,界别分组是不是可以适当调整,选民基础是不是可以有所扩大,委员的产生办法是不是可以更加民主?可以讨论。又如提名过程,香港一般认为,推荐参选人、提名候选人是两个过程,推荐参选人,以什么比例来确定参选人出线?也可以讨论。这些都需要经香港本地法的修改来体现。[1][2]下一页爱国爱港有言在先

人大常委会决定中提到,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必须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陈佐洱表示,要求特首爱国爱港,天经地义,许多专家都已经解释过了。

饶戈平指出,爱国爱港是个政治标准,这个标准为什么提出来?是因为在香港过去的政治活动中,出现了明显与中央对抗、与基本法唱反调的政治人物积极想要出头的情况,中央从去年和今年初才开始提出这样的政治要求。任何涉及政治人物的选举,都不能脱离政治考察。中央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

饶戈平说,行政长官的法律地位决定了,他既要对香港负责,也要对中央负责,这样一个人物,怎么能和中央唱反调呢?一个和中央唱反调的人物上台,对香港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至于爱国爱港这个标准,要如何落实?饶戈平说,基本法规定,要以爱国爱港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爱国爱港虽然是政治标准,但有法律含义和法律根据。如何判断爱国爱港?,1200名提委会委员要对候选人进行政治考量,根据他过去的表现来判断?第二,320万合资格的香港选民,有自己的政治判断;第三,中央政府任命时会加以考察。“这样有言在先,可以防止香港选举出现误差,出现宪政危机”。

有提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曾表示,相信香港泛民主派里多数人都是爱国爱港的,爱国爱港标准是否会把反对派人士挡在普选门槛外?陈佐洱表示,不论那个党派,只要他是爱国爱港的,符合基本法规定条件的香港符合资格选民,都有条件参选,但是能不能成为候选人,还要由提委会经过民主程序提名。

菩萨心肠霹雳手段

针对有提问,如果反对派实施“占中”,中央有没有预案?陈佐洱说,对“占中”的处理,要有菩萨心肠,也要有霹雳手段。有人要“占中”,已经好长时间,无论中央还是香港各界,苦口婆心地无数次劝诫警告,这就是管治者的菩萨心肠。任何一个地方的管治者,为了整体利益还要有霹雳手段。“占中”是违法的,会对香港的繁荣稳定带来很严重的影响。相信香港的管治者有这个能力,做好处置。万一发生不可控情况,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央政府不会坐视不管。

香港政改“五步曲”已经走完两步,第三步将是香港立法会通过政改报告,这一步顺利与否,是普选落实的关键。如果“五步曲”中断会怎样?人大常委会决定指出,“如行政长官普选的具体办法未能经法定程序获得通过,行政长官的选举办法继续适用上一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

强世功表示,对香港政改顺利推进感到乐观。2005年他在香港工作时,看到过一个广告:一位70多岁的香港老人问,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普选?“这代表了香港普通市民的心声,一人一票普选是香港社会的普遍利益。个别利益集团不能凌驾于全社会之上,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说,这个决定来之不易,香港社会应该珍惜。西方人一直觉得中国不民主,当初中华民国成立时,袁世凯就曾请美国教授来做研究,是不是可以搞民主,结论是中国适合搞君主制。现在,中国的一个地区,终于开始大胆地进行普选尝试,这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我们不能光从香港来看,而要从整个国家的角度来看”。

王振民说,香港从来没有离普选这么近,近在咫尺,一步之遥;但同时也要意识到,如果这次过不了,普选就远在天涯,可望不可及。那不仅是香港的损失,也是中华民族的损失,“不希望一些人不理性的抗争,导致普选远在天涯”。

原标题:专家解读香港普选:下阶段政改仍有讨论空间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上海股票配资
天津企业贷款
手机游戏下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